欢迎光临联翔语文!帐号 密码 验证码
[免费注册]   使用qq号码登录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官方微博
网站首页 联翔简介 联翔动态 教学基地 公益讲座 作文赏评 阅读分析 在线报名 联翔商城 联翔论坛
 
    作文赏评
 
  南京亲传弟子
  修学游
  无锡亲传弟子
  常州亲传弟子
  其他亲传弟子班
  镇江亲传弟子
  苏州亲传弟子
  作文考题分析
  冬夏令营
  基础班学员
  周加凤老师班
  陈莹老师班
  王润甜老师班级
  个辅班学员
  周加凤老师班
  陈莹老师班
  记者班学员
 
 
乐老师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分享到:
更多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作文赏评
 
2016年常州亲传弟子优秀作文2
温暖的雪
         郭培杰

      自从那天以后,冬天的雪更加刺骨,直刺到他的心里。
      鹅毛的雪纷纷扬扬地落着,王老爷无力地躺在床上,黯淡的眼神直盯着窗外,心里如同结冰般凄凉。
      原来的他,享受雪地里银袤的美,原来的他,漫步于雪上悠然自得。如今,却躺在冰冷的床上,痴痴地望着窗外。风,如刀刮的疼;雪,如泪流的伤。
      那年,纷扬的雪里出现了一个新村长,一身熊皮大衣在雪中,显得格外显眼。周围簇拥着一群群的村民,单薄的衣服搭在他们身上,眉间已被雪染得雪白,人群里不知有谁先鼓起掌,随后,一阵阵虚弱的掌声飘在雪地上空,随着一阵寒风的咆哮,那最后一点声响也随之被吹灭。
      王老爷在窗里默默的看着,还是那副呆滞的模样。第二天,村里传来消息:王老爷成了植物人。
      新来的村长一天接着一天地扣响每家每户的门,要的只有一个:钱。
      雪,纷纷扬扬地落着,如人们的泪,风,刺骨无情的刮着,如村长的心。周围的树林沙沙作响,如人们低声的哭泣。
      村民单薄的简衣上,零零地破了几个小洞,而村长的眼神,依旧那么冰冷。
      而这一切,王老爷还是呆呆地看着。
      人们一边憎恨着村长的无情,一边同情着可怜的王老爷。
      夕阳所染红的最后一抹晚霞也被月光收去,月亮将光倾洒在村的屋角,将月光洒进每个村民的梦里。王老爷家的灯突然开了,里面传来一阵电话的响声。
      第二天,城里来人了。说是慰问农村,顺便检查个个村长的成绩,新村长堆着笑容将检查员请进自己的工作室。一阵暖气袭来,检查员的眉渐渐锁了起来。汇报完工作,检查员在临走前说,要去探望王老爷。比起去其他人的家,村长长长舒了口气——毕竟他身为植物人什么也不知道。
      检查员走进了王老爷的家,很久,没有出来。正当村民们纳闷时,门打开了,检查员轻快地走了出来,嘴角微微地上扬。门,没关,随后出来的,还有那神情严肃的王老爷。
      “啪!”村长手中的棉袄掉在雪地上,眼神一片茫然。

      雪,纷纷扬扬地落着,温暖着村民的心。






人与人的不同
      郭一凡

      今天是小孙和小王去上书法课的第一天。他们两个一开始对于书法课都非常好奇,都很想学好书法。
      没过多久,他们对书法已经熟能生巧了。书法老师让他们两进行书法十级考试,老师给他们写出他们所要写的内容,让他们在家里多多练习。
回到家,小孙和小王的父母知道了考级的事,便让他们两都去报名参加,小孙一口答应了父母,每天开始练习所要考的内容。而小王却不一样,他和父母吵了一架,以为父母在给他加重他的负担,不愿意去参加考级,而父母却说这是一次测验,检测你以往的学习成果,并在小孙的开导下,勉强答应了父母去参加了考级。
      小孙在他的空余时间里,只要一有空就开始练习考级内容,并且多次向老师询问写好的方法。而小王呢,想写就写,把自己的空余时间都花在游戏和玩上,很少去练习自己的考级内容,对于老师的指点也不虚心接受。
      时间过得很快,考级的时候也到了。小孙和小王来到了考场,小孙对自己的要求很高,每一笔都要写到位,写了很久很久,但小王呢,随便写一写,用自己平时的水平的一般来写,很快就写完了。
      宣布成绩的日子到了,小孙以很高的分数考过了十级,而小王却在老师的面子上勉强到了过关的分数。小孙不以为然,并把书法当作自己的课外兴趣,发展下去。而小王却如释重负,就再也没有写过书法。
      十几年过去了,小孙成为了一名为众所周知的书法家,而小王却一无是处,一点成绩都没有。
      有一天,小孙和小王又聚到了一起,小孙穿名牌的西装和一块大金表来了,小王却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衣服来了。小孙对小王感叹道:“唉,当初叫你好好学习书法,好好面对生活的每一件事,你就是不听,总是三分钟热度,什么事都不愿意做,现在倒好,就过着现在的生活,你可开心了?”小王听到这话,顿时流下了泪水:“如果当初我和你一样,把书法练好,和你一样做一个大书法家,现在也不至于沦落到如此地步了。”
      小王从此以后,做好每一件事情,最后也成为了一名知名人物。




这世态炎凉
     张昭骞

     “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我们也不容易啊!”每次上街,总会听到这样的声音。
      还是那么繁华的街道,还是依旧的人来人往。
      他依旧在街头叫着,哭着,唱着······鲜少有人停下来。
      一位老奶奶看他一副可怜相,就给他一点钱。
      他一个劲儿地点头对老奶奶表示感谢,还低头握住了她的手,直给他跪下了。
      老奶奶抽掉了他的手,转身离他而去。对于他来说,独自面对的只有孤独和寂寞。
      他仍然在那街头哭着,认为自己尝遍了人生百态。
      又过了几分钟,另一位路人路过。但是这位路人丝毫没有理他,就这么旁若无人地走过去了。
      他深知生活的不易,艰辛,只能一个人坐在那叹息。
      只见他衣衫褴褛,拖着长长的头发,身上一股辛酸味,手里拿着一个简陋的塑料碗,里面装有几块硬币和几张纸币。
      天,此时灰蒙蒙。
      到了寂静无人的深夜,他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与朋友交谈起来。
      但是,他此刻脱掉了破旧不堪的衣服,脱掉了长的假发套,洗了澡,浑身喷香。
      他和朋友们去了KTV,在那里娱乐,还炫耀今天谁赚的钱多。
      这世态炎凉;这乞丐也竟能像平常人一样,吃天喝地,无所不谈。他们在平日里,戴着“穷、丑、脏”的帽子,但到了不为人知的时候,他们把这顶帽子抛之于尘土外,抛到那远方去了,摇身一变,变成上天喝地的“有钱人”。
      他们欺骗人们,而人们仍深陷在这虚伪与狡诈的泥潭中,无法自拔。可悲!
      这世态炎凉。




谁错
         李昊钧

      天还是那样蓝,太阳从东边爬上来,新的一天开始了,局长的清洁工小王和小张早早的来到局长办公室开始打扫。
      小张是个勤劳,诚实的人,而小王却相反,一个喜欢偷懒的人,小张工作量比小王多得多,但工资却比小王少,小张心里没有多想什么,只是这样干下去。
      这天,小张已开始打扫,而小王还在欣赏局长的一些美丽的小物品,嘴里还时不时说:“小张啊,你看你这样勤劳,换来的是什么,比我工资还少,你真可怜啊!”
      小张没有说什么手上爆出几根筋,双手紧紧的握了起来,眼睛瞟了小王一眼,继续干活了。
突然,办公室传来一声赞叹,“小张,看这个是什么,以前好像没有啊,在网上看这个要几万块的!”
      小张回头看了一眼,八点半了,局长快要来了,看你被局长骂,还可以把你的工资给我!
这时,办公室又传来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完了,小张,这个东西,它,它····我怎么办啊,小张,帮帮我,我不想被局长开除啊!”
      小张看去,坏了,这下不是他没工资啊,一个不好局长生气了,连我的工资都没了!小张叫道:“还不去拿东西把它处理干净了!”
      “好,好,我这就去。”小王听见小张来帮他,十分开心,赶忙去拿扫把。
       正当小王跑到门口时,局长走了进来,见小张正在打扫一些破碎的东西,勃然大怒,道:“小张,你在干什么?”
       “我,我······”小张说了半天,不知要说什么,局长定睛一看,愣了,脸马上红了起来,手握的紧紧的,“小张,我以前看你干的还不错,给你个工作,给你点工资,可你现在干什么,想造反是不是啊!你把我最喜欢的花瓶打碎了,你想干什么?”
      小王听见这句话,心中的鬼念头又有了,笑着说道:“对,就是他干的,我叫他别动他还动,还骂我!”
      小张听了,双眼死死的看着小王,如锋刃,如利剑,像是要把小张给杀死。
      局长见了,说道:“小张你走吧,我不要你干了,这个月工资我打你卡上,现在就给我走,给我走。”
      小张听了:“不是我打碎的瓶子,是小王!”
      局长直言:“现在你还不知道谁错了吗?给我滚,越远越好。”
      小张听了,说道:“谁错你们自己心里清楚!”说完推门走了······




 

200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 在线客服QQ2574760191

工作时间:周二至周日 8:30-22:00 |全国服务热线:400-690-7688|备05067667 版权所有:联翔语文 苏icp备15010599号

点此关闭
关闭客服 
乐老师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山水学堂7群(108将)
QQ:2574760191
全国服务热线:
400-690-7688